主页 > 59909横财富超级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央视财经评论员马光远:群租不能一禁了之需更高层面的立法来规范

发布日期:2019-07-29 18:14   来源:未知   阅读:

  位于贵阳市花果园的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面积约130平方米,经过改造,被隔成了六个单间,每个单间的月租金从700元到1150元不等。

  每年六七月份都是住房租赁旺季,巨大的需求催生了多种租赁市场乱象,群租房就是当中最常见的一类。形形色色的住房分割改装,以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大量住客,却给全社会带来了巨大安全隐患。

  7月8日,新版《北京市住房租赁合同》范本发布,规定:禁止群租房、隔断房,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

  早在2011年,住建部就出台《商品房屋租赁管理规定》,规定“出租住房的,应当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然而近十年来,群租房却俨然成为城市化进程中的“顽疾”,屡禁不止。阳台变厕所,三室变六室,群租房,为何难治理?症结在哪里?7月10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卫民和央视财经评论员马光远做客演播室,深度解析。

  国家卫健委2018年底发布《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流动人口达2.44亿。2020年,我国流动人口预计还将保持在2.4亿以上,租房人口规模接近2亿,其中,三分之二的人租住的将仍旧是个体房东提供的私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卫民:群租房有现实需求,但付出的成本就是安全性。每一种建筑设计都是兼顾了多方面考量的,承重、坚固度、采光、水电接入等,都有它们的使用极限,即便什么都不改动,只能容纳4个人正常生活的地方,一下增加到10个人,所有的设施都会承载不了。何况大部分群租房,非法改造都是常态,安全隐患也成倍增加。

  所以,出台禁令也好、规范也好,对出租人固然是一种约束,对消费者也是一个提醒。生命只有一次,不值当为一些眼前利益冒险。

  央视财经评论员 马光远:禁很简单,可这么多年屡禁不止,那我们就要问为什么?

  首先,可能禁不住,你没有那么大精力,没那么多人每天去检查,毕竟现在大多数还是个体形式租赁,你怎么可能到每家每户检查有没有打隔断?

  第二,真的需要。有些人真的没办法,有些群体收入就是这么多,他不去租这样的房子,他要么住地下室,要么就没有房子可租。

  所以,不是说因为群租多了,群租带来了安全隐患,就一禁了之,我们是坚决支持治理群租的,但办法应该很多。

  2017年11月,《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范本发布,要求租赁用途为居住的房屋,人均租住面积不得低于南京市有关规定;承租方擅自增加居住人数的,出租方有权单方解除合同,收回房屋;

  2017年12月,《合肥市房屋租赁合同》范本发布,除明确不得用于居住的情况外,还规定转租房屋时,需提供房屋所有权人同意转租的证明。

  《广州市房屋租赁管理规定(草案)》规定,出租屋承租人人均使用面积少于5平米,或将非居住用途的空间用于出租的,出租人将面临5千至3万元的罚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卫民:除了禁,还要疏解,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多渠道提供经济适用的租赁住房。当下,中国住房市场,租赁市场分量越来越重,如果安全且经济适用的住房越多,人们拿安全做代价,低价获取居住条件的冲动或者内在动机就会被削弱。

  对房东房源的系统化管理;鼓励机构投资者参与住房租赁市场,以更高效率大批量提供住房;还有政府以适当方式介入这一领域,都可以考虑。

  央视财经评论员 马光远:国内租房市场有两个短板,第一个,相比住房销售市场有很多法规,租房市场的还太少;第二个,机构投资者供应太少,大量房子都是个人的,你在外面搭建个东西城管能看到,你在房间里鼓捣,哪那么容易知道。

  如果有机构参与,或有很多机构提供出租房的话,哪怕做隔断,也一定是符合安全要求的。住房市场是多层次、多元的,需求和供应都一样。有了机构的参与,监管也会更好办,盯着它们就行了,你盯每个房东怎么可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刘卫民:从供给面来看,我们应该在租赁住房的技术标准上做一个更明确,或更因地制宜的设计,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和住房问题相对不那么紧张的三四线城市,可能对于群租的界定,对房屋经济适用性的标准是大不一样的。

  从需求侧来看,无论发展到什么阶段,住房支付能力相对比较薄弱的人群都是客观存在的,是救济,还是保障?或仍然可以用商品化的办法来解决,可以更有针对性一些。

  央视财经评论员 马光远:中国租房市场已经这么重要,涉及到这么多人的利益,我们需要更高层面的立法来规范;第二,需要更多公共政策资源的投入,包括行政资源、人力、物力来关注服务这个市场;第三,要有有效的政策设计,鼓励更多机构参与这些能够给中下收入阶层的人提供住房的体系,增加供应。这个鼓励不是口头喊,要让他们得到实惠,这个要包容。(央视)

  随着5G这一“神助攻”队友的到来,由北斗及“北斗+5G”所带来的万物互联智能时代,将线G时代未曾见过的风景,比如开启传说中的“地下室定位”。

  7月26日13时40分,在点火起飞103分钟后,长征二号丙火箭一子级残骸在贵州黔南州设定的落区范围内被顺利找到,这标志着我国运载火箭首次“栅格舵分离体落区安全控制技术”试验取得成功。

  芬兰环境研究所援引区域性合作组织波罗的海海上环境保护委员会的统计数据称,在过去的100年间,波罗的海水温平均每10年升高0.3摄氏度,但近30年间升温加速,平均每10年上升0.59摄氏度。

  研究人员通过手术将一种可无线充电的小型电极装置植入残肢,让截肢人士能更灵活、高效地控制义肢。目前技术较好的义肢已能通过电极检测出残肢的肌肉运动,并将它转化成信号来控制不同的动作。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一个科研团队近日成功解析极小种群野生植物漾濞槭的全基因组。鉴于漾濞槭高质量的全基因组信息以及染色体进化特征,其地位可以替代葡萄成为无患子目染色体进化分析最重要的参考基因组。

  江苏智行未来汽车研究院是在南京理工大学、南京未来科技城的大力支持下,由政府、高校和企业联合建设的无人驾驶和智能驾驶方向的研究型机构。

  此次的顺利转体,标志着西南地区曲线半径最小、距离既有线最近的铁路转体桥成功转体,开创成昆铁路复线首个双转体桥梁工程新纪录。

  记者28日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获悉,26日13时40分,长征二号丙火箭一子级残骸在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被顺利找到,标志着我国运载火箭首次栅格舵分离体落区安全控制技术试验取得成功。

  贺克斌介绍,在“蓝天保卫战”中,臭氧和二次有机颗粒物污染的痛点聚焦到VOCs,VOCs减排的痛点是溶剂,而印刷行业又是溶剂的重要用户。

  垃圾分类是近来陆地上的热门话题,尤其是主导本航段科考的同济大学所在的上海。走进舱内的餐厅,可以看到三只不锈钢垃圾桶放在门边,上面分别贴着食品垃圾、塑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标签。

  光催化测试结果证实,含硫缺陷的CuIn5S8超薄纳米片在可见光驱动下将二氧化碳还原为甲烷的选择性达到近100%,并实现较高的产率。

  二氧化碳转化的难度在于,其分子结构极其稳定,转化需要注入很高的能量,且二氧化碳转化的路径复杂,转化后产物众多、纯度不佳。如今,研究团队正在开展年处理300吨含钛高炉渣制备高纯度钛白粉的扩大试验。

  7月28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黑龙江省副省长王永康在东北林业大学,为全国首个“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地学院”揭牌。”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地学院院长邹红菲表示。

  两位专家介绍道,作为具有全新作用靶点、全新作用机制的全新药物,根据中国临床试验结果,“罗沙司他”可有效纠正和维持透析肾性贫血患者血红蛋白水平。

  蚊子不仅惹人痒,而且还是传播疾病的一大“帮凶”。白纹伊蚊是一种全球性的、具有强大攻击性和入侵性的蚊种,可传播登革病毒、基孔肯雅病毒、寨卡病毒等。

  柽柳猴以果实为食,可能会将来自附近森林的果实种子丢在遭砍伐区域,从而促进新的植物生长。话说回来,人类是森林的主要破坏者,保护和重建森林也责无旁贷,千万别妄想把重担甩给柽柳猴啊。

  7月28日凌晨2时08分,随着最后一个合龙节段混凝土浇筑,由中铁八局承建的琅勃拉邦湄公河特大桥成功合龙,比计划工期提前了整整7个月。

  28日下午,厦门市与华为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华为首个鲲鹏生态基地及超算中心正式落户厦门。据了解,鲲鹏生态基地项目是华为安全可靠的软硬件开发平台,以共同打造鲲鹏产业生态为目标,吸引生态合作伙伴入驻,合作开发鲲鹏系列生态产品。

  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官方APP“军运通”日前正式上线,军运会相关观赛信息一键呈现;同时,“10086-7”军运热线正式开通,为运动会和观众提供中英文双语热线

  有企业成功发射火箭,有企业低水平重复建设——新突破之后,我国商业航天如何“飞”得更高?

  星际荣耀新闻发言人姚博文表示,民营企业相关业务高度集成,有利于突破固化的分工壁垒,提高研发效率,降低火箭成本。

  • Power by DedeCms